「为什么会出现海市蜃楼」海市蜃楼/郭乐鸣

更新时间:2019-11-13 13:33:28    来源:恐怖小说     手机版 我要报错

为什么会出现海市蜃楼

我拨了他的手机。

他很快就接通了,但他在那边没吱声。

这是他的一贯风格。

他喜欢沉默,从不多说一句话。

他在等我说呢。

我就说了。

我也没寒暄,上来就直入主题。

我甚至连声爸也没叫。

“我妈的情况不太好,昨天抢救了一晚上,大姐夫说,也就这两天了。”我说。

我忍不住哭出了声。

可他还是没说一句话。

我几乎怀疑,手机没有接通。

但我看了看,手机的确是接通状态。

这就是我的爸爸。

我向他通报了这样的信息,他居然还是沉默不语。

一股火冲了上来。

我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跟他说话。

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
“你现在就去坐火车。”我说。

终于,听到他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不行。”他慢慢吐出来两个字。

我的火更大了。

“怎么不行?耽误你去捞海参吗?大概是,现在树叶黄了,正是捞海参的季节?你不想错过这个季节?”我辛辣地讽刺他。

我等待着他的回应。

可他没有回应。

只是沉默。

我的火下去了一点儿。

这时,我想起来,他毕竟是我的爸爸。

我换了语气。

“你今晚如果不坐火车赶过来,也许,你就见不到我妈了。”我说。

“今晚?”他终于又说出来两个字。

“恩。”我说。

他等了一分钟才说话。

倒多说了几个字。

“今晚真不行,今晚我有事。”他说。

我的火气爆棚了。

“你有事?你一个海碰子能有什么事。”我大叫道。

我还说了一大堆不好听的话。

这些话在我肚子里发酵了好久,所以,我很痛快地都表达出来。

爸爸一句话也没回嘴。

最后,是我挂了电话,免得我说出更出格的话。

大姐、二姐就在我旁边。

虽然,我没有开免提,我们的全部对话,她俩应该也清楚。

因为,爸爸就在手机那头说了两句话。

两个姐姐的反应却完全不同。

大姐是怒目圆睁,感觉比我还气愤。

而二姐,就平和多了。

“什么人啊。”大姐说。

二姐想说两句宽慰的话,但她找不到词句。

只好沉默。

这确实有点太过分了。

我都说了那话,爸爸还不赶紧过来,竟然说他太忙了,没空。

也许,就是最后一面啊。

两年前,妈妈的乳腺长了点坏东西,查了出来,两个都切除了,尽管采取了多种治疗手段,但是,还是蔓延了。

大姐毕业于这所知名的医学院,由于成绩优异,留校工作了,大姐夫是一个室的室主任,全国知名的医学权威,两年前,就把妈妈接过来治疗。

但,无济于事。

即使在这个最知名的医院,也无济于事。

爸爸是海碰子。

海碰子就是在近海潜水捞海参的那批人。

这两年爸爸一次也没来京看过妈妈。

更别说伺候妈妈了。

幸好,二姐也在京工作,而我,在读博士。

二姐和我都是毕业于那所全国最知名的大学。

一直是我们姐弟三人轮流伺候妈妈。

可爸爸一直没出现。

爸爸不习惯城市生活,就喜欢搞个渔船在海里晃荡,这我们也都忍了,可就在妈妈弥留之际,他竟然也不赶过来见一面。

我不能原谅我的爸爸。

大姐也不能原谅。

“这是什么人啊,还有没有人性。”大姐说。

她都上升到这个高度了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二姐是欲言又止。

大姐看出来二姐的不服气。

她瞪着二姐。

“怎么,我说得不对吗?”大姐说。

二姐不回答,只是苦笑。

但这也无法终止大姐的怒气。

“妈妈住院这两年多,他一次也没有来过,没有伺候过一天,好吧,这也算了,可他电话也打了不到十个。这还是人吗?对老婆能这样吗?”大姐说。

“妈妈老吵他,他就不敢打电话过来。”二姐小声说。

“是,老妈是经常吵他,可吵他不对吗?他不该被吵吗?”大姐问二姐。

二姐哑口无言。

“他简直是自私到了极点。”大姐说。

“呃,也不能这么说。”二姐说,倒声调小很多。

“怎么不能这么说?他为了咱们这个家做过什么贡献?你说说看。他就想着自己玩。”大姐说。

“咱们小时候的生活费都是爸爸捞海参赚的。”二姐说。

大姐沉默了两秒钟。

“他捞海参是赚了点钱,”大姐说,“这我承认,可现在咱们不缺钱了,不需要他冒着生命危险,潜到海底捞参了,可他还照样每天开着他那条破船,到海里晃荡,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根本不是为了赚钱养家,他只是喜欢这么玩。”

这个,二姐没有反驳。

“海碰子多危险啊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我劝了他多少回,他依旧是我行我素,一句话也听不进去,真是没办法。一点也不负责任,就为了好玩,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儿戏。”大姐说。

大姐虽然脾气暴躁,对爸爸意见挺大,但她也担心爸爸,还委托大姐夫在老家给爸爸找了个好工作,但爸爸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那是个药厂。

跟大姐夫有些关系,爸爸可以什么也不干,就能领高薪,但爸爸还是拒绝了。

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

他宁愿去大海潜水。

至于,危险,他不怕。

他说,他不会有危险。

大海就是他的家,不会伤害他。

“怎么不会有危险?难道他的脸长得比别人白,大海能淹死别人,就淹死不了他?”大姐说。

“不过,爸的水性是挺好的。”二姐说。

这我同意。

小时候,我喜欢跟爸爸出海,他让我待在船里,而他一个跟头就翻进海里,很久很久也不出来。

非常久非常久。

我几乎以为他已经淹死时,他才冒出来头,带上来一大堆战利品。

“哼,淹死的都是会水的,水性越好,淹死的概率越大。再说,他何必这样呢,拿着生命开玩笑,完全不顾及亲人的感觉。妈妈对他有意见,妈妈凶他,完全有道理,如果我老公这样,我恐怕早就不跟他过了。”大姐说。

这是真的。

大姐夫虽然是医学权威,据说,还是院士的候选人,但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。

在大姐面前,他服服帖帖,权威全无。

“也许,可以换个思路看。”二姐说。

“什么思路?”

“呃,比方说,可以把爸爸去潜水当成锻炼身体。只不过,爸爸锻炼身体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太一样。”二姐说。

“哼,岂止是不太一样,简直是古怪,简直是变态。”大姐说,“不管多冷,他任何护具也不穿,也不做热身,就一下子蹦到海里去。他这是锻炼身体么?他这明明是残害身体。”

现在,潜水捞海参的海碰子们,都会穿潜水服,带氧气罐,可爸爸还是古典的作法,什么也不穿,赤条条地往海里潜。

甚至,潜水镜都不带。

连二姐也觉得这样不太合适。

“我给他买了全套的潜水设备,可他一次也没穿过,跟他讲道理,讲利弊,可他只是笑。唉。”二姐说。

二姐也叹气了。

“我最最不能容忍的,就是他喜欢喝酒,而且,喝的酩酊大醉了,还去海里潜水。”大姐说。

二姐纠正了大姐。

“爸爸酒量大,从未酩酊大醉。”二姐说。

大姐又哼了一声。

“喝整整一斤二锅头,就算是他还能稳稳地走路,在医学意义上来说,他也是酩酊大醉了。”大姐说。

“关键是,爸爸喝了一斤后,并不会就停止了,他往往还会接着喝。”我说。

我有切身体会。

考上博士时,我回老家跟爸爸喝过一次酒,我只喝了大概二两吧,但我们结束时,两瓶酒都喝光了。

爸爸竟然还要继续喝,被我劝阻了。

可接着,他兴致勃勃的要带我出海,我当然说什么也没有同意。

“他就是个酒鬼,一辈子吊儿郎当的。”大姐说。

我和二姐相互看了看,没有接她的腔。

“唉,也不知道老妈当年是怎么看上他的。”大姐又说。

老妈那时候还是中学数学老师,而爸爸呢,爷爷去世早,十二岁爸爸就辍学了,整天在海边混,可老妈却偏偏看上了这个无业游民。

谁反对都不行。

据说,是因为爸爸英俊。

“唉,老妈是个颜值控。”我说。

“是,老爸年轻时特别英俊,远近有名。”二姐说。

大姐撇了一下嘴。

“英俊有屁用,像他这样,徒有其表。”大姐说。

“可爸爸不光是英俊,他还特别聪明。”二姐说。

大姐又撇嘴,但她没反驳。

“他是真聪明。”二姐说,“他小学都没有毕业,可他居然看了那么多书。”

除了到海里潜水,爸爸的第二个爱好就是看书。

他有一屋子藏书。

我们小时候,经济拮据,他宁愿不喝酒,也去买书,现在么,就更方便了,能在网上买书了,他的书就越来越多。

除了专业方面的书,我这个博士的阅读量真不如我老爸。

真不如这个小学辍学生。

“老妈也说爸爸聪明,说咱们都遗传了爸爸的智商,学习才都能这么好。”我说。

二姐点头。

“妈妈跟我讲了个事,”二姐说,“妈妈那时候还是中学的数学教师,有一道几何题,她想了很多天也做不出来,那时候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,可以在网上找答案。她想啊想,那一段时间,那道题几乎成了她的心病,睡觉前她都会拿着题想一阵子。有天早上起来,她又拿起那道题看,发现有人在图上划了两条辅助线。她豁然开朗,一下子就解开了那道题。”

大姐笑笑。

“那两条辅助线是老爸画的。出海前划的。”大姐说

“这个事,老妈也跟你说过?”二姐问大姐。

“当然。”

“老妈说,爸爸没上过初中,也就是那几天,他翻了翻妈妈的教科书,他居然就把那道妈妈想了很多天的题解了出来。”

“老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,不过,我不是那么相信。”大姐说。

“为什么不相信?”

“我


文章转载自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

恐怖小说其它文章

「法医秦明守夜者3什么时候出」守夜者/法医秦明

「法医秦明守夜者3什么时候出」守夜者/法医秦明

法医秦明守夜者3什么时候出简 介内容简介:一桩离奇越狱案,22个逃犯流入街头。这些穷凶极恶的逃犯之中,有人杀过人,有人饮过血,还有

2019-11-13 13:32
「大叔诡电台人类等级」大叔诡电台《酒鬼》

「大叔诡电台人类等级」大叔诡电台《酒鬼》

大叔诡电台人类等级从搞笑到温情居然还有点励志

2019-11-13 13:32
密集熔炉系列《梦魇少女》

密集熔炉系列《梦魇少女》

转自@腾讯动漫 作者@五彩石工作室看样子还有续集

2019-11-22 12:32
守夜者2黑暗潜能/法医秦明

守夜者2黑暗潜能/法医秦明

3“我真的是,眼睛都快看瞎了,现在可以深深体会到铛铛的不易了。”程子墨吃完了鱼丸拉面,恢复了之前的姿势。“一点儿汤都不剩吗?想当一

2019-11-22 12:32
恐怖小说
恐怖小说

最新文章

更多>>